征离御

Always.

hp之完美礼物(14)

存稿告终预警:4~5篇



        他真的能做到吗…?哈利低着头,快速穿过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哈利波特?”那华丽的咏叹调悠扬的念出他的名字。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在叫他,“马尔福”他抬起头匆匆的看了身旁的金发男孩一眼。“你这是被斯内普教授教训了一天吗,可怜的波特。”

        哈利低着头,继续向前走“德拉科我今天不想跟你吵”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那烦躁的任务充斥了心间,顺嘴说出口的德拉科他都浑然不觉。德拉科微微张大了嘴,“波特你叫我…”

        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的波特,抬眼看了看失态的德拉科“今天不想跟你吵”他抬起脚,疾步走出属于斯莱特林的领地。

        回到宿舍,发现大家都没醒,哈利松了口气,省的到时候跟他们解释什么又在斯内普那里住了一宿,他们又大惊小怪的。哈利打了个哈气,躺回了床上。他需要早点把这件事告诉赫敏,看看赫敏能不能帮帮他。

         再次睁开眼,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照到了他的床上。他懊恼的怪叫一声,快速翻身下床,他的室友们竟然都没有叫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罗恩不让叫的。总之就是,他魔药课又迟到了。

        十点半,只听吱呀一声,教室的门被推开了。哈利低着头,正准备溜进去,一个人影堵在了他面前。“波特先生,”那个声音轻声说道。“斯内普教授”哈利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看像那个比自己高上那么二十多公分的男人。

         “格兰芬多扣十分因为波特先生的迟到,一个星期的紧闭,晚上六点到办公室门口解释你迟到的原因以及,”他看到斯内普微微眯起的眼睛,“相信我你会得到教训的。”

         哈利涨红了脸,咬紧了嘴唇,他知道这不是个适合争吵的地方。“现在回到你的座位上,波特先生。把书翻到180页,阅读白鲜的资料,根据我黑板上写下的步骤做白鲜。”

        待哈利走出几步,斯内普略微提高了声音说道“白鲜的制作需要一个半小时,现在离下课还有一个小时四十分钟。”身旁的斯莱特林低低的嗤笑起来。

hp之完美礼物(13)

【认真脸】真的存稿快告终
诶嘿嘿小哈利你就不要逞能了,反正最后也要被拍【笑】

    燃烧着的火柴发出着轻声的噼啪响,昏暗的烛灯下男人皱着眉,握着笔在纸上写下细长却不失美感的笔画。判过几十张论文的男人脸上略显疲惫,他撂下笔揉了揉太阳穴,抬起头乍然发现沙发上团着一个人。他忽然想起被他抓回来的夜游哈利,好吧,这该死的记性。

斯内普往后靠了靠,他的椅子还是很舒服的,顺带解开了颈前两颗扣子,他不是很习惯夜晚过于拘谨。小小的一团,他看着一团黑影发愣,还是小小的。

他有些懊恼,在霍格沃兹这几年还没让他吃胖吗。斯内普拄着下巴看向哈利,摇曳的灯光下男人无表情的脸上显出一丝柔和,也不知是原本就如此还是由于夜晚的原因。他呆坐了一会儿,起身走进卧室,明天他还有课。他一挥魔杖,轻掩上门,只留下墙壁上的烛灯还在燃烧着。

蜷缩在沙发上睡得香甜的哈利对此全然不知,美梦里他还在与美食为伍与老蝙蝠大战五百回合呢。

至于为什么是与美食为伍,清醒的小哈利后来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挠挠头腼腆一笑,“夜游了好久饿了,而且又睡在老蝙蝠的办公室,心里又觉得膈应什么的…”他越说声越小,身旁的人怨气都要冲天了。哈利小心翼翼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胳膊环到了身旁的人脖子上,啪唧一声亲到了旁边人的脸上“Sev不生气”身旁的人冷哼一声,气温逐渐上升。

    哈利揉揉眼睛,我这是在哪啊。他眨眨眼睛,在脑袋里倒腾了一下昨天的记忆,好吧,又是在斯内普的办公室里。这是,第几回了…?他戴上眼镜,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抽出魔杖“5:30”好吧,还是这个点醒的。

他把毯子叠好放回沙发上,早上的地窖还是有点凉,他蹦了几下,企图取个暖。然并卵,身体还没暖和起来,低沉又有些暴躁的声音骤然响起“波特先生,再这么蹦下去,我的地窖就要塌了。”“教…教…斯内普教授!”

黑脸斯内普大步朝他走来弯下身子,“那么现在,波特先生可以告诉我昨天究竟是知道了什么才激动到跑到这个穷酸的地窖来找他的魔药课教授?”哈利被斯内普的一场段话说的有点转不过来弯,简单的挑出几个重要的词后,哈利答“去海格那里看到了龙,海格说这是第一个任务,而我还没想好怎么去对付…教授你有什么想法吗”

哈利简直太佩服自己了,说谎话什么的简直信手拈来。话说,什么时候斯内普离他这么近了啊啊!哈利缩了缩脖子,斯内普的脸离他将将十厘米,黑色的眼睛危险的眯起,完完完蛋了!他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哈利紧张的咽了口口水,“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在计划些什么不能让教授发现的事情…对于你来讲,第一个任务…”斯内普直起腰,“我们的圣人波特既然没有能力,还是弃权吧”

…………

一片静默,波特居然没有反驳我的话?斯内普挑挑眉,“波特?”因为身高的差距,他只能看见低着头的小孩。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哈利的指甲死死扣住手心,咬紧牙根,咬的他腮帮子生疼。他怎么能,他怎么可以这样!“…以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而且再也不会让你知道了!

    他不相信他,这是令哈利最为难过的事情。我明明有那个能力去完成了,他居然还是认为我不行。越想越生气的哈利最后抬起头,红着眼睛愤恨的瞪了斯内普一眼“我不是斯莱特林的胆小鬼们!我,哈利波特,永远,永远不会弃权的。”说罢哈利开门就想走。

“波特先生,如果你在比赛中肆意发挥自己以至于摔伤自己的脑子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后果?什么后果?哈利转过头“什么?”斯内普转过身子“或许我下一回可以试试桌子上的一把厚实的尺子。”哈利顿时涨红了脸,“不可能的斯内普。”他迅速地跑走了。

    该死的斯内普,就算被打我耶要证明给他看,我不是胆小鬼。---摘自哈利的日记

hp之完美礼物(12)

存稿啊…离告终没多远了【托腮】


他跟随着海格进到了禁林,看到了…看到了第一次任务的东西…竟然是龙……这都什么鬼玩意!哈利披上斗篷,溜回了休息室。

他走到火焰旁,西里斯的脸在出现在火焰里,西里斯告诉他卡卡洛夫以前的恶行,在叙述的时候,罗恩下来了。哈利慌忙的让西里斯先走,他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西里斯的踪迹。是罗恩。

他也准备来讽刺我一顿吗?哈利大声咒骂着罗恩,等把罗恩骂上了楼,哈利拿过隐形衣,跑了出去。

夜游兴许能让他平静下来点,他想。

他顺着楼梯一直往下走,一直走到了地窖门口他才反应过来。好吧,这该死的神游,哈利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紧闭着的大门,转过身轻轻迈出一步又一步。他不时的瞟着身后的门。“阿…阿…阿嚏!”他一只手撑着隐身衣一手捂着鼻子。

紧接着他惊恐地发现一个粗壮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腰,他被用力一带——斯内普隔着隐身衣冲他恶意的笑着。噢不!他看见自己离斯内普的办公室越来越近。这该死的十一月!这该死的冷!

斯内普把他甩到了沙发上,只穿了单衣的哈利窝在沙发里瑟瑟发抖。隐身衣脱落在沙发上,斯内普站在沙发面前俯视着眼前缩起来的小孩,“已经是半夜一点半了,请问我们的圣人波特有什么事情要跑到他的魔药学教授的办公室门口呢?”斯内普扯扯嘴角,“波特先生,半个月我的禁闭,从今天开始”哈利学乖了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瞪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久,哈利首先败下阵来,他用手揉了揉眼睛,眼睛酸涩的要命。该庆幸斯内普没有给我扣分吗。哈利动了动身子,把自己团起来,真皮沙发已经不那么冰凉,他已经用他的体温温暖了他。

“斯内普教授,我只是…只是知道了第一个项目心里踏实不下来,就出来逛了逛,然后就逛到您的办公室前了。”说话的时候,哈利避开了斯内普的视线。他怕他说谎说的不够好,眼神容易出卖一切。但事实上哈利不用避开,光凭他这点说谎的技术怎么可能骗过斯内普?

    “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夜游…现在,”斯内普把身旁的一张纸变成了毯子盖到了他身上,“睡觉”似乎是惊异于斯内普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了,哈利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斯内普坐在办公桌前恼怒的抬眼瞪了他一眼,“如果你不想明天魔药课迟到的话,”哈利收回眼神小心翼翼的瞟了还在工作的男人一眼,把眼镜摘下来,小心的叠起放到一旁的茶几上,吹灭身旁还亮着的灯,合上了眼。

hp之完美礼物(11)

哭泣,理发小哥还我长发…我只想剪十公分…不是二十啊…

等他到了那里,大家都已经站好了。待丽塔给他们照完相,便拉着哈利进了一个屋子,好进行他的私人访谈。丽塔源源不断的问着他问题,哈利心不在焉的答着,他的注意力已经被他那个飞速自动写字的笔吸引住了。这个东西感觉好好玩。

看出他的心不在焉,丽塔让她集中注意力,又问了一些关于他父母的事情,哈利觉得自己被冒犯了,皱了皱眉,避开丽塔的目光,看了看她的那只神奇的笔刚刚写下的句子。‘当我们的话题转到他没有什么印象的父母的时,他那绿的惊人的双眼泪水盈荡。’哈利毫不客气的反驳那句话“我的眼里没有眼泪。”后来邓布利多及时进来,让哈利成功逃脱丽塔无休止的访问。

回到教室,奥利凡德检查了他们四个的魔杖,等检查到他这的时候,奥利凡德似乎陷入了回忆,嘴里还说着“我还记得”。是,我也还记得。哈利看着那根被奥利凡德捏在手里的魔杖,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巫师的世界,拥挤的对角巷,高大的海格...还有别扭的他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德拉克。哈利弯弯嘴角,他现在想想突然觉得那时候的德拉克竟然那么可爱,哪像现在,这么惹人烦。哦对,还有他那根魔杖,凤凰羽毛的魔杖..

等没有什么可查的了,哈利去了礼堂,他没有忘记晚上斯内普的紧闭,在那之前他需要饱餐一顿。

吃过饭他回了寝室,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罗恩突然冒出了一句有一只猫头鹰在等着他。哈利抬头,嗯了一声,折腾完他手里的东西,去了猫头鹰塔。是西里斯的回信。信上说有些事不好在纸上谈,让他11月22日半夜一点来格兰芬多的炉火边,详细跟他谈。

哈利是真的很想和西里斯好好谈谈这个事,随着时间一步一步逼近第一项任务的时间,哈利只觉得心里越来越紧张。他只希望两周后西里斯拿出点什么东西去安慰一下他完全平静不下来的心。如果能像那天斯内普的安慰什么的就最好了。哈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他不知道斯内普什么时候开始在他心里占了这么大一部分。

这两个星期过的他是无比的煎熬,上一次丽塔的报道出来了,他,哈利波特,在预言家日报上面占了好大的篇幅。哈利总算知道了丽塔的那只只会胡扯八扯的笔到底能耐有多大,她一篇报道百分之八十都是那只该死的笔在胡扯。哈利愤怒地盯着那预言家日报。那上面还说他喜欢赫敏,他的确很喜欢赫敏,只不过不是男女之间的,只是朋友之间的,赫敏能说健谈,跟他聊天会让自己的心情十分舒爽。但这真的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随之而来的就是各个斯莱特林的讽刺,甚至有一次在斯内普的紧闭上,斯内普还拿这件事说事。真的是够了!哈利终于在一次某一个斯莱特林对他讥讽的时候忍不住爆发了。他故意顺着他们说的话继续夸大,但说到一半的时候,秋张帮他捡起了他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笔。他就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简直太蠢了。

赫敏劝哈利不要太在意他们说的话,哈利点点头。但不久后赫敏发现哈利和罗恩之间的气氛更加尴尬了。哈利本想在斯内普给他们的紧闭的这段时间和罗恩和好,但就因为那篇文章的出现,让这一切都泡汤了——罗恩竟然相信了那上面胡扯八扯的话语。

哈利觉得这一切都糟糕透了,冷战,紧闭,漫天的恶意的嘲讽。真是一个对救世主的特殊待遇啊。不过唯一让他高兴的事便是他趁着这一周禁闭把他被斯内普没收快有一个月之久的隐身衣拿了回来,至少这个东西在最近看来还是比较需要的。赫敏建议他去霍格莫德去转转,带上他的隐身衣,和她一起去。

他们来到三把扫帚,期间看见了罗恩和他的哥哥们。哈利忍住上去打罗恩一巴掌的心和赫敏坐到了一边。他让赫敏点了不少黄油啤酒,他真的需要去用酒精麻痹一下自己,虽然黄油啤酒里面也没有多少的酒精。哈利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端起一杯黄油啤酒塞到了袍子里。

“这么偷偷摸摸地喝,好奇怪”他嘟囔了一句,感觉像在做贼一样。他往四处看,看到了正准备走人的海格和穆迪教授。他冲他们挥挥手,突然想起来他们看不到只好讪讪收回手。穆迪迟疑了一下,敲了敲海格,对他说了些什么又回来了。

直到穆迪说出“袍子不错啊哈利”的时候,哈利才知道他的魔眼能看穿隐形衣。海格俯下身,看了看赫敏正摊开的SPEW小册子,用只有哈利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哈利,今晚午夜到我的小屋来,穿那袍子来。“

哈利有点惊讶,大晚上的去海格那干嘛,他又喝了一口啤酒,他觉得脸上稍微有点烧,好吧,看起来他不能喝太多的黄油啤酒,他看了看桌上,三杯空空的杯子像是咧着嘴嘲笑他。他翻了个白眼,就连啤酒也开始欺负我了。

他需要赶快跑去海格那,然后听海格讲完,然后迅速回到塔里,小天狼星还在等着他。他趁着大家都回了屋,他带上隐身衣跑了出去。赞美梅林,这次可别再让他看到斯内普了。

hp之完美礼物(10)

      不意外的发现自己第一个四分之一学期除了魔药课每一次作业的分数都上升了,哈利再一次地蹲在了图书馆的一个角落抱着书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魔药课成绩似乎永远也上不去,就像他那永远都捋不直的凌乱的头发一样,让人无奈。或许还是因为老蝙蝠跟他有仇吧,哈利暗自翻了个白眼。

这段时间他又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孤独,马尔福他们的捉弄和四面八方投来的厌恶的目光让他觉得难受。以前在二年级大家都怀疑他的时候,至少还有罗恩站在他身边,而现在他曾经以为会一直相信他的罗恩却也不相信他了。

赫敏所推测的,罗恩的嫉妒心影响了他的判断,他总有一天是需要把这种感情宣泄出来的这种变相安慰也不能让他好受。也不是他愿意的,也不是他愿意吸引人注意,也不是他愿意当的魔法界的救世主,如果可以…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要这么高尚的荣誉,这么伟大的名声,而是…而是要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啊…可是为什么总是事与愿违,好像他想要的东西永远也实现不了…

特里劳妮教授经常看见他就跟他重复一遍的他的死期就快到了的预言,还有老蝙蝠经过他是压人的气息,种种种种烦心事逼迫的哈利想尖叫。为什么这些烦心事总在一起来烦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这该死的救世主的名义!

      下午他和马尔福在魔药课前发生争执,被烦心事弄的心情极为糟糕的哈利一点就爆,伸出魔杖对着马尔福发了一个魔咒出去,马尔福不甘落后也施了一个魔咒冲哈利发了过去。结果就是在他们不停放魔咒的时候,一些魔咒反弹到了看热闹的人身上,而后斯内普被吸引了过来,罚了哈利和后来参与进来的罗恩一周紧闭外加扣了格兰芬多50分。

哈利觉得自己气的头上都要冒烟了,斯内普居然这么羞辱一个女生,赫敏的门牙都被魔咒变的那么长了,他居然说没什么不同的。似乎是感到了身后愤恨的等着他的目光,斯内普蓦然转过身,瞥了哈利一眼,对他摆出一个恶意的假笑。

够了!真是够了!哈利抱着书急步朝地窖走去,真的再也不想看到这些烦人的斯莱特林了!

魔药课上到一半,科林敲门进来了,斯内普抬起头,“有事吗?”“老师我要带哈利波特上楼。”斯内普的鹰钩鼻向下,瞪着科林。竟然敢在我的课上带走哈利波特?斯内普毫不客气地回绝,等波特做完药剂才能让他上去。科林也毫不动摇的告诉斯内普哈利波特现在就得上去。拗不过科林的斯内普脸一下就黑了,让波特带着他的东西现在就滚蛋。

哈利收拾好包,往教室后面走去,在他穿过斯莱特林的那些桌子的时候,“波特臭大粪”的徽章恶意的冲着他亮着绿光,哈利视而不见,朝外面走去。询问科林到底现在去干嘛的时候,科林告诉他说预言家日报需要他们的照片,进行赛前访问,写出文章好博人眼球的时候,哈利显得十分闷闷不乐。他们真的需要更多的公众注意力吗?

hp之完美礼物(9)

orz逛了近乎一天的街大概是要累死了…存稿是个好孩子……


可惜他还是没去成,下午很快就被校长叫走。“要不要来点下午茶?哈利?”“唔…?”“柠檬蛋糕那样的”一提起他自己喜欢的甜点,哈利觉得校长整个人都飘起来了。“不了谢谢,我来杯红茶就好”校长的甜食爱好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如愿以偿的喝上红茶,哈利眯眯眼,那点来校长室的小紧张也没有了。“最近怎么样啊,哈利,听说你和你的朋友稍微有点小矛盾啊。”一提到这个话题,哈利明显黯淡了。你看,你和朋友的事情自己都搞定不了,校长都知道了。

哈利垂下眼,他试图用他的眼睫毛遮住那双透着难过的眼睛,他清了清嗓子“没,没什么,正如您说的,只是一点小矛盾而已,我和罗恩很快就会好了的。”骗鬼去吧,就这种敷衍的回答他自己说出来都不相信。

邓布利多果然没对他的回答做出什么评论,只是叫他注意好好休息,放松放松心情。哈利因为心里也的确烦躁,也没有原来什么都想和校长说的心了,也就先走了一步。

原来都这个点了,哈利抱着那些书往宿舍走,整整六点半,霍格沃兹准点开饭时间。一想到那么多人在那里,哈利躺回床上,用手摸了摸肚子,就算他有点饿,他也不想现在去,即使等一会大家都吃完了,饭也就撤了。

饿一两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哈利想起来他小时候也跟现在似的饥一顿饱一顿的,不过还好,他现在在霍格沃兹,还有朋友,不像原来…哈利摘下眼镜,关上灯,把头埋进被子里。总会过去的……罗恩…

哈利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跟罗恩说过话了,他也只和赫敏聊聊天,乔治弗莱德他们因为他们那个钻牛角尖的弟弟而有点觉得对不住哈利,也没有怎么来找他了。
感觉生活平静了许多,除了学习之外也没有什么了。

哈利看了看身边翻着书的赫敏小声地说“赫敏,咱们去有求必应室做魔药吧。”赫敏抬起头,“你确定?”“嗯,最近除了魔药课上能做,也没有什么时候能碰魔药了,现在我的魔药学还是没那么好,老蝙蝠…斯内普教授他也没在我紧闭的时候教我什么”赫敏看了一眼图书馆挂着的表,“七点吧,我到时候在公共休息室等你”哈利点点头。

还有一个半小时,哈利抱着书走回宿舍,又快速换了身衣服,继续抱着书读。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书虫了。哈利有些无奈。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他匆匆往外面走去,和赫敏左躲右躲的上了八层。

赫敏在宵禁之前回去了,并警告他不允许他待到太晚,哈利随口应了一声,心思完全在眼前咕咚咕咚煮着的魔药上,一边看着一边做着笔记,直到外面的天都要犯白了,他的这一锅疾速药剂才熬制好——其中当然也包括他一时看管不当坩埚爆炸而不得不重做的一些。

哈利熬的眼睛充血,哈气连天,他不得不又抓紧时间做了一副提神剂出来,灌下,然后匆匆回到宿舍抱起书往教室里跑。自己匆匆做出的提神剂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中午哈利就觉得自己大脑昏昏沉沉已经没法好好思考了。他看了一眼课表,为什么会是两堂魔药课连堂…也不知道赫敏什么时候过来说了他一顿,又匆匆离开。

哈利在洗手间里用水拍了拍脸,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脸,没事他还能熬一个下午…大概。

结果魔药课上哈利因为过度疲惫,连连被斯内普扣分,而他的同桌纳威,则被斯内普偶尔瞥向他的眼神弄的颇为紧张,结果就是他又如以前一样,炸了坩埚,而很不巧的是,飞溅起的魔药让打着瞌睡的哈利浑身都遭了殃。

一身亮晶晶的哈利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怒视着他的斯内普,斯内普被哈利的小眼神看的尤为不适,掩饰性的讽刺习惯性托出口“我们伟大的救世主的魅力真是大,吸引了纳威坩埚里的魔药,让救世主变得更美了”斯内普隐约听见身后有人捂嘴笑出声,他话锋一转“格兰芬多扣十分因为隆巴顿先生的操作不当,再扣五分因为波特先生没有及时帮助,下面交上你们的药水,然后dismiss”

哈利叹了口气,拍拍隔壁默默不出声的纳威,安慰道“好了纳威,咱们走吧。”他给自己和纳威的坩埚一个清理一新,拉着纳威出了门。他做出了一锅浅紫色的,可黑板上明明写着的是红色。他还是不喜欢魔药学,即使他这些天看了如此之多的书。

hp之完美礼物(8)

撸猫撸久了差点忘了发文qaq


“哈利,哈利”哈利抬起头,看着对面的赫敏。赫敏正担心的看着他,“最近总看你神情恍惚的,发生了什么吗?和罗恩…怎么样了?”

一提到罗恩,哈利勉强的笑了笑,这半个月,他努力的去找罗恩说话,企图让他明白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每一次罗恩看着他都会拧起眉,冷冷的丢下一句“liar”然后快速越过他,留下哈利一人有些伤心的发愣。

这段时间几乎除了格兰芬多的,其他的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讨论他,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哈利觉得很不舒服,他几乎每一次都低着头快速的从人群中穿过。这简直是太难受了。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而你,凭什么可以轻轻松松拿到我拼死拼活也得不到的。哈利抱着书,心里很明白这个道理。

这些天他偶尔和小天狼星发发信聊聊天,他也完全没有提在学校被冷淡对待的事。他相信如果他的好教父知道了肯定会大闹到学校,找校长谈谈话的。这样对他反而没有什么好处,更会被人说三道四,说什么救世主找撑腰的,救世主后台硬。

哈利翻开一本哈里斯的《19世纪令人瞩目的魔法》,心里很清楚那么做的后果。自从最近他冷静下来,仔细分析了一下身旁发生的事情,也能看出个所以然的,他发现自己也没有斯内普说的只有一个冲动的大脑,被人骗了还替人说好话,他只是…只是平常觉得自己用不着想这么多而已。

或许真如分院帽所说的,他有斯莱特林的一些精神,也许现在的努力证明自己也是验证了分院帽的那句话吧。不过这么看来,他还是选错了学院…我竟然想当一条毒蛇…哈利叹了口气。

一句时光显现——这是他刚学到的,已经十点五十了,宵禁马上就要开始了。哈利抱着那本他没看完的书从图书馆一个角落走出,在平斯夫人那里登记完,匆匆往楼梯跑去。

他最近一直这样,早早起床,一下课就去图书馆看书,很晚再回到宿舍,赫敏一直用担心却又欣慰的眼神看着他,她怕他太过努力,突如其来的过强的学习会让他身体不太适应。

然而赫敏的担心是对的,事实上他的确因为过度的疲劳而在变形课上晕倒,而后被斯普劳特教授送到医疗翼,足足昏睡了一天的哈利在被庞弗雷夫人教训了半天后才被放回宿舍。

这段时间他学习简直猛上一层楼,他看了看自己现在学的成绩和以前那些一比,原来的简直是惨不忍睹。他摘下眼镜仰躺在图书馆的椅子上,碧绿的眼睛盯着窗外湛蓝的天空,他有点想去玩魁地奇了

hp之完美礼物(7)

果然一切都糟透了…讨厌做各种决定啊…【不开心趴


哈利睡的很不安稳,疼痛迫使他睡觉都皱着眉。而斯内普,则是在实验室里待了近乎半天。待斯内普再出来的时候,时钟已经敲响了十二下。

斯内普看了看桌子上摆的东西,很好,没有人动过。那个救世主……他突然想起来什么,沉下脸快速朝关的严严的房门走去。

“Mr.Potter,”没有人回答他,他推开门,哈利闭着眼,手里紧紧抓住手下的被子,他紧皱着眉,坐到小孩身旁,弯下腰,用手摸了摸哈利的额头,发烧了。

他不小心用手碰过哈利的胳膊,冰凉的让人心惊。他飞来一块毯子盖在了哈利上身,如果没看错,哈利还晾着他那可怜的两坨肉。

斯内普站起来,转到床的另一边就看到了上面三道触目惊心淤血红痕,相比之下红痕之下还犯着红的底色已经不算什么了。斯内普伸出手,碰了碰那三道中其中的一道。

“呃!”哈利立即闷哼出声,缩了缩身子。他紧皱着眉,闭着眼,又有眼泪顺着眼角流出。“Potter,Potter...”哈利微微睁开眼,而后又立即闭上。他觉得他的眼睛有点肿,睁着有点难受,“Pro…咳咳…”冰凉的杯子轻触上他的嘴唇,他侧过身,微微用胳膊拄了一下,侧着身子,接过那杯子,喝了几口。

水刚一入口,哈利觉得自己五官都要扭曲了,他吞下了一口,说什么也不愿意喝剩下的了,又酸又苦,也不知道里面都放了些什么。“喝下去。”那声音不容置疑。哈利悄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你打的,没问是什么魔药就不错了。

斯内普的权威不容他人所挑战,哈利撇撇嘴,举着杯子仰着头一口吞下。这一英勇的举动使他立即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啊…哈利立即煞白了脸,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斯内普夺过哈利手上举着的杯子放在床头,随后一把拉起哈利,把他半搂在怀里。

哈利只觉得满脑子都被疼痛充斥了,他想忍不住尖叫,这个疼和一年级的时候看到奇洛的疼还不一样,疼的他想尖叫,叫到某些人能安慰他……不对我到底在想什么,明知道对方是只油腻腻的只会扣分的老蝙蝠,我竟然想要他的关心?

这个问题困扰了哈利很久,那天之后,哈利回到格兰芬多塔,身上的伤时刻提醒他,他那天挨了斯内普的打。他也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就像麻瓜届的那些演员一样,人前演的出色,甚至骗过自己,人后疼的半夜睡不着,冷汗使劲往下掉。

在周二斯内普给他的禁闭上,斯内普递给了他一瓶魔药,漂亮的外敷二字用不干胶贴在玻璃瓶上。哈利不明所以的看看他,斯内普一甩袖子,“那三道。”走到实验室门口,侧过头丢下一句紧闭结束便进了屋。

哈利收了那瓶药后,自己偷偷摸摸在卫生间抹了几次后,发现药效非常好,便把他收到了自己的一个秘密小盒子里面——那是他有一次去三把扫帚酒吧前,路过一个小店的时候看到的。

那是个雕琢颇为仔细的一个木盒子,巴掌大小,也不算很高。他喜欢在里面放些他最喜欢的东西,有时候偷偷趁室友都不在的时候,藏进去一些他喜欢的小玩意儿。这次也是,一小瓶魔药静静躺在小盒子里,亮亮晶晶的,除了那诡异的味道,一切都那么的好看。

本来生日礼物找同学要的教授的魔杖…然而它却给了我一根卢平的…
不过手感真的是不错qwq